来自北京世纪文景文化传播公司的报道 8月3日国家发改委令人意外地呼吁“择机进一步实施降息、降准政策”,但旋即又删除了上述字句。此举引发市场强烈关注。

  一些分析认为,到目前为止,降准、降息并不在政府和央行的考虑范围。

  也许是有意呼应或者澄清,央行网站3日傍晚发文指出,2016年央行分支行行长座谈会称,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适时预调微调,增强针对性和有效性。

  看央行的说明,似乎与过去一段时间以来的表述,并无异样。“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水平合理充裕,实现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似乎看不出要降准降息的明确意涵。

  然而,在房地产金融领域,一个声音似乎越来越响亮:下半年政府出台信贷收紧政策的预期强烈。

  某研究院最近发文称,上半年房价大涨后,当下一二线热点城市的高房价已偏离基本面,下半年政府出台信贷收紧政策的预期强烈;目前已有热点城市出台相关政策,未来或将有更多城市效仿;下半年楼市销售量同比下降成大概率事件。

  央行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新增人民币贷款7.53万亿元,按照信贷投放“4321”节奏,预计全年信贷已投放近70%。7月份作为三季度的第一个月,新增信贷数据较6月份是否会有明显的回落还是会延续上涨态势,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对此,市场多数认为,7月份信贷规模或明显回落,大约在7000亿元左右,但也有业内专家认为7月信贷仍会超万亿元。

  高盛高华预计,7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规模为7500亿元,环比减少45.65%;社会融资规模1万亿,环比减少38.65%;M2同比增速11%,前值为11.8%。

  高盛高华认为,政策立场已经大幅转向。

  中央政治局7月26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中国的经济形势,会议罕见地提出要抑制资产泡沫。

  分析认为,要抑制当前中国资产泡沫,重点是放在抑制房地产泡沫上。

  今年5月9日,“权威人士”《开局首季问大势》,再度发声谈中国经济。官方首次将“房地产”和“泡沫”放在一起,让人更加十分确信,最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抑制的资产泡沫,房地产难以置身事外,甚至指向十分明确,就是剑指房地产吸金黑洞。

  在货币政策持续宽松情况下,资金并未“脱虚入实”,而是转向进入房地产行业。今年7月21日央行发布的贷款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新增贷款7.53万亿元,而其中的个人购房贷款就增加了2.36万亿元,比重达到了31%。上半年新增住房贷款额几乎相当于去年全年新增房贷额。

  当前房地产泡沫膨胀,很大程度上与政府过度扩张的信用政策有关,当住房的投机炒作利用金融市场过高杠杆、过低利率涌入房地产市场时,房价一定会推高。可以说,对于抑制房地产的泡沫来说,信贷及税收杠杆是最好的方式。

  预计8月份以后,对部分房价、地价涨幅过高的热点城市,政策转变的信号已经非常明显,房地产市场的“去杠杆”化也势在必行。

  信贷政策首先从热点一二线城市下手的一个基础条件是,上半年去库存成效显著,多数一二线城市已经不存在高库存压力,一系列去库存政策“组合拳”发挥了效用。

  但与大多数一二线城市去库存成效显著相比,大多数三四线城市“去库存”压力仍然很大。因此,料8月份以后的房地产信贷政策也许将更加注重“因城施策”,对一线及部分二线城市适度收紧的同时,对库存仍旧较大的三、四线城市则继续积极助力化解库存。

  理论上似乎可以如此。然而,实际上却充满诸多矛盾。

  不仅仅因为效益驱动,银行的放贷偏好,恰好在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热点城市,而非三四线城市;还因为房地产对于保住“L”型增长具有无可替代的意义。

  从7月15日公布的数据来看,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7%。上半年房地产销售额增长达到42%以上,房地产仍然是拉动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令人担忧的是,即使是货币保驾护航,上半年房地产的开发投资、住房销售同比还在增长,企业土地购置的负增长有所放缓,但是从环比来看,这些数据基本上都出现了增速回落的局面。房屋新开工面积增长、房屋竣工面积增长均有回落。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的最新报告显示,上半年库存削减态势明显,保持了连续10个月库存同比下滑的态势。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多数城市库存下调的同时,26个城市的库存规模则不降反升。

  从房地产投资增速来看,也有到顶回落的迹象。上半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有所回落。房地产开发投资46631亿元,同比增长6.1%,增速比1至5月回落0.9个百分点。7月数据还未公布,但回落的可能性更大。

  7月,易居研究院监测的30个典型城市新建商品住宅成交面积为2095万平方米,环比减少4.1%。近三个月市场交易呈现逐月下降态势。

  房地产算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吗?

  如果是,那就不能不抓住,信贷政策就不大可能太反其道而行之。

  倘若经济增速如我们所预期的那样出现放缓,则信贷政策很可能会再次实质性放松,就像发改委所删除的内容那样。当然,正如业内人士所言,鉴于大幅放松可能引发社会舆论且全年增长目标落空的风险下降,如果政策放松,其力度应该会弱于一季度。

  以资产价格快速推高来拉动GDP,不仅不可持续,还有泡沫破灭的风险;下半年的楼市政策,应该回归到基本居住功能才是正道——道理谁都明白,但真要毅然决然付诸行动,需要承担风险的政治勇气。

  中国现在处于非常复杂且关键的时期,即使要保住“L”型增长可能都面临许多挑战,此时大幅收紧货币政策确实是现实所难以承受的。因此,即使货币政策和上半年相比宽松力度会有所减小,出现180度方向性转变的可能性确实应该不大。

  因此,如果你要幻想,因为信贷政策一点点小小的变化,就指望下半年一线城市或者部分存销比很小的二线城市房价要开跌,别想得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