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北京世纪文景文化传播公司的报道 我们小区有位邻居,甚有房地产投资眼光,早年起就在北京买了多套房子。自己也在北京有经营生意。但是,前不久路过他家的餐馆,发现已经关门了。回来问他原因,回答是,投入收益比不划算,“起早贪黑,10年也不如我一套房子挣得多。”
  这已不算是什么新鲜事。浙江还有企业主想把工厂关了投资买房的呢,半开玩笑跟我说,若有人看上了他们设备,可以1折相送。这当然有夸张的成分。但企业经营的困难与楼市的异常火爆形成的反差,已非一日了。

  以我个人对房地产市场的观察,就房价而言,温和的上涨或调整,是市场各方主体都乐于看到的。但正如有经济学家所说,左右市场的信息是如此庞杂,恐怕世界上运算最快的“神威·太湖之光”也无法胜任全部的收集工作。要做到精准调控,难于汉代走蜀道。

  就普通民众的感觉来说,2004年以来,一线和二线热点城市,房价的上涨,除了2008年等个别年份,房价的上涨,几乎不能说是“温和”。而之所以举一二线城市为例,是由于它们的辐射、带动效应远非三四线城市可比。

  今年一线城市大家关注的是上海深圳,但实际上北京也没歇着。我有个朋友,去年在望京以单价4.2万买的房子,前几天他的邻居刚以单价7.5万卖出。他现在后悔的是,只买了套小两居,而不是三居。可要是再置换呢,又担心某个环节没接上,错失机会。

  二线城市的天津,我原以为基本可算是温和吧,没想到,我们同事的一位朋友,去年底天津买的房子,已经接近翻番,也就是从单价约3万涨到单价约6万。这从正式的统计数据是看不出来的。顺便说一句,融创今年在天津新增土地储备约200万平方米,不能不说老孙的眼光相当的前瞻。

  2007年、2009年和2013年的那几波楼市,暂且不比较涨幅,哪个更凶猛,只说总价,现在一套房子的年增加额,可能就相当于2007年的总额。几年前曾经有句话,今年不买房,一年又白忙,以为是笑话,如今思之何等残酷。

  京沪深城区一套房的年增加值,动辄百万,又有几人一年挣到百万呢。别说工薪人士,包括前文所说开小餐馆的,一般小工厂,恐怕都不容易吧。何况,最近半年来,套均增加值过百万的,已经迅速向二线城市蔓延。

  说到这里,还想再多句嘴。就我个人所知的一些东西方重要经济体,没有像我们这样,个人卖房的收益所得,几乎都是纯收益,全归自己,什么个人所得税、营业税,甚至契税,统统要买方负担。天下没有比买房更好的投资方式了。

  上半年民间投资多月下滑,境外投资大幅增长,我没有找到直接的因果逻辑关系,说它们就是这一波房地产大涨导致的结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资金的脱实向虚化倾向,与房地产的抽血效应密不可分。1-7月的信贷流向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老百姓过日子,说是感性也好,情绪化也好,恐慌心理并非都是无中生有。一套80平方米房子,去年还只是336万,今年就要600万,哪个看了不焦虑不担忧?如果都是投资客倒也罢了,问题是,有大批是攒钱辛苦的刚需。

  做实业的也难免心理波澜起伏。企业主会想,把投资于公司的钱,用来买房,所得还都是纯收益,而千辛万苦做产品,市场风险又大,税金一分也少不了,如果相当一部分老板这么付诸行动,企业扩大再生产的动机和资金就消失了。

  此前我说过多次,如果摆脱不了对房地产的依赖,结构调整、产业升级、经济转型等等,就不可能成功。而只是盯着房价的调控,绝非治本之策,也不可能成功。

  我也深知,中国的改革要慢慢来,急不得。譬如作为房地产制度核心的土地制度改革,就短时间内不可能有根本变化。

  但并不意味着,我们现在就一定束手无策。哪怕是盯着房价的调控,手段也可以更硬一点,措施更狠一点。因为,与2013年相比,一二线城市的房价泡沫不是微微膨胀,而是发展到了对整个经济、金融有巨大杀伤潜力的阶段。

  什么样的措施?我要是拿我们香港和加拿大温哥华做例子,有一批专家肯定要斥责我无知。这两个地区征收的是一种类似“特别房产税”的东西。效果是显著的。

  我不是说非得依葫芦画瓢。反正,我相信,精英云集的监管部门,倘若摒弃利益之藩篱,一定能找到霹雳手段的。只是,有些专家学者,就不要用什么导致经济崩溃来吓唬决策层了。高房价对经济金融和人民生活的沉重危害,我们真的可以长期掩耳盗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