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军事

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美国大选在即 安倍恐美日关系变化一溜小跑去见普京

来源:http://mil.news.sina.com.cn/ch 作者:北京世纪文景文化传播 发布时间:2016-05-10 12:32 浏览:

 根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俄罗斯当地时间5月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俄罗斯南部城市索契举行会谈。在此次会谈中,双方探讨了领土问题、经济合作问题、朝鲜核问题以及普京访日等问题。普京在会谈中表示,日本是俄罗斯在亚太地区的重要伙伴,当前双方在政治及经济领域都存在需要特别关注的问题,因此俄日应特别注意双边关系的构建。安倍则表示,他希望与普京就签署和平条约问题以及重要的国际事务坦诚交换意见。

  在5月1日-7日的日本“黄金周”期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分别前往意大利、法国、比利时、德国、英国以及俄罗斯进行访问。因为5月26-27日,G7领导人峰会将在日本三重县的伊势志摩举行,所以安倍的此次欧洲外访也受到日本国内舆论的一些批判,毕竟这次访问G7成员国的目的让人很难理解,何况熊本县还余震不断。英国金融时报则称其为“走马观花式的欧洲之行”。

  在这一系列的外访中,安倍晋三以首相身份再度访问俄罗斯受到了日本媒体的高度关注。自2012年再度当选日本首相以来,安倍先后4次访问俄罗斯、与普京总统共进行了10次会谈(如果算上第一次安倍政权时期则共为13次),而从2012年普京再次当选俄罗斯总统以来还一直未正式访问过日本,从中不难看出日本与俄罗斯在外交方面还存在着一定的隔阂。尽管这次安倍与普京的会面象征着日俄关系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但是在海滨度假城市索契而不是在首都莫斯科举行的这场会谈,似乎也暗示了日俄未来关系的不确定性。

  安倍首相与普京总统的这次会谈之所以受到日本媒体的高度关注,主要在于当前强势且稳定的安倍政权,是否推动了持续数十年胶着状态的日俄“北方四岛”(即齿舞群岛、色丹岛、国后岛以及择捉岛。俄称南千岛群岛)领土争端得到进一步的解决。然而,结合会谈结果以及过往历史来看,似乎并不那么乐观。安倍此次在日俄经济领域准备了包括能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资金投入等8项合作计划,以此来谋求改善日俄关系,并为解决领土问题营造有利的氛围。不过,根据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在首脑会谈后表示,普京与安倍对此问题(领土问题)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两国外交部门将继续磋商。从中不难看出,普京并未因日本的经济投资而对领土主权问题作出任何的让步。

  同时,安倍在此次会谈中提出了“以一种全新的构想来解决领土问题”,并称与普京总统就此达成了一致,但随行的日本政府高级官员并没有透露这个所谓“全新的构想”具体指什么。笔者认为,这次安倍所提出的解决“北方四岛”问题的方式或许会延续前任首相们的一些思路。战后至今,日本政府围绕“北方四岛”问题相继提出过“四岛返还论”、“两岛转让论”“共同治理论”“面积二等分论”等。这其中,1998年4月时任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与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日本静冈县川奈市举行会谈时,提出的“川奈提案(或称国境线划定方案)”最为著名。

在川奈举行的日俄首脑会谈。鲍里斯・叶利钦(左)与桥本龙太郎首相

  所谓“川奈提案”是指:将日本领土划分至北方四岛以北(即北方四岛在日本国境线以内),在日俄两国政府取得最终共识之前,日本政府不要求俄方返还北方四岛,并不改变当前现状,承认俄方对北方四岛管理的合法性,具体的归还日期根据日后情况而定(注:或一年或三五十年均有可能)。

  “川奈提案”是至今以来日本政府作出的最大妥协与让步,也令当时的叶利钦十分感兴趣。然而,不久之后,因参议院大选失败,桥本龙太郎引咎辞职,使得这个提案最终不了了之。因此,二十年过去后,安倍提出的“全新的构想”也不排除会包含当年“川奈提案”的思路。

  事实上,安倍这次提出的“全新的构想”这一口号也并不是第一次出现。2009年2月18日,时任日本首相麻生太郎与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库页岛举行会谈时,就提出过“通过一种全新的、独到的、不老套的方式来处理领土问题”。只是,那之后2010年11月,梅德韦杰夫就以俄罗斯总统的身份考察南千岛群岛,参观当地的工厂。

  当然,麻生前首相的“全新构想”将日本外交带入了窘境,不代表安倍首相的版本也会遭遇尴尬。然而,日本外交在很大程度上受美国的影响,因此今后日俄外交能够发展如何,在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下一届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

  这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之所以敢不顾美国方面的劝阻执意访问俄罗斯,笔者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奥巴马的总统任期即将结束。尽管美国、欧洲国家仍然对俄实施制裁,但伴随着奥巴马政权的结束,不仅使得美国政府对日本外交的影响逐渐减弱,也使得今后美国政府的对俄外交难以预期。因此,对安倍而言,借助当前的局势打开因乌克兰问题而带来的日俄外交僵局无疑是最好的时机。

  自今年年初开始,美国正式进入总统大选时间。结合时下的选情来看,共和党参选人特朗普、民主党参选人希拉里代表各自政党参加11月的总统大选是可以肯定的,但最终的选举结果却变得愈发难以预测了。与之前美国总统大选不同,来自共和党的特朗普虽然也萧规曹随地在选举期间敲打中国,但很多时候他还在经济、贸易、军事等方面抨击美国的最坚实盟友日本。尽管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反复表示,日美同盟关系不会因美国总统的变更而出现改变,但当前势头强劲的特朗普的种种涉日言论,必将令日本政界为今后的日美关系感到不安。

普京与安倍在索契会谈

  同时,笔者在查阅日本发行量第一和第二的读卖新闻与朝日新闻的资料库时发现(查阅期间20150508-20160508):目前为止,读卖新闻中关于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新闻数分别为362和188条,朝日新闻则分别为303和166条。笔者虽然没有仔细阅读每一条新闻报道,但日本媒体高度关注特朗普现象、报道特朗普的言论势必对日本的社会心理造成影响。这种影响既可能是特朗普当选日本获得独立外交,也可能是特朗普当选日本将被美国抛弃。不论是哪一种都会冲击到日本社会的神经。

  因此,在中日关系、日韩关系以及日朝关系仍然发展缓慢的背景下,为了避免今后在东北亚地区处于被动,安倍选择改善日俄关系也就顺理成章了。事实上,不论是观察美俄日三角关系,还是中美日三角关系都不难发现,美俄、中美始终处于对等的地位,日本则始终处于从属地位。要知道,习近平主席与普京私交甚笃,特朗普与普京也曾相互表达过惺惺相惜之情,而都有Twitter帐号的安倍与普京到现在还没有互粉。领导人间的私交虽然不一定完全左右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但产生微妙的影响则是不争的事实。

  除了美国因素外,笔者认为安倍晋三与普京在各自国家强势且稳定的执政地位也是促使日俄领导人会谈的原因之一。安倍自2012年再度当选日本首相后,通过2014年12月的众议院大选和2015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有力地保障了其政权能够稳定地持续到2018年。普京也是于2012年再度当选俄罗斯总统的,因前总统梅德韦杰夫于2008年12月30日签署修宪法案,将俄总统任期由4年延长至6年,由此使得普京作为总统的任期也是到2018年。稳固的政权,将有助于内政外交政策的长期稳定执行。日俄关系这么多年之所以反反复复,除了美国对日本的影响外,日本政局的不稳定也是重要的原因。因此,在未来两年里,安倍虽不一定会在日俄领土争端中取得多大的成果,但较前几任首相而言,日俄关系会在安倍任期取得一定的进展。

  当然,现在看起来日俄关系正在逐步走向亲密,但“北方四岛”主权问题依旧是两国关系的导火索。翻看日本的地图其实不难发现,在狭长的日本列岛北部有日俄领土主权纷争,在西部日本海一侧则有日韩领土主权纷争,在西南部远离本土海域还有中日领土主权纷争。历史上,只有苏联政府曾同意归还两座岛屿,但还被日本政府拒绝了。因为毕竟有这样的先例,所以安倍当下才不顾美国的阻挠大力推动日俄关系,旨在任期内实现领土主权的收回,以此留名青史。然而,今时今日冷战早已结束,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也不再是当年的苏联。不论日俄关系再怎么发展,“北方四岛”领土主权问题依旧是两国发展路上的一块磐石,无法轻易搬开。

(责任编辑:admin)
栏目分类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