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83|回复: 0

南京夜网:正在发生

[复制链接]

9

主题

9

帖子

4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1
发表于 2020-2-12 13: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菲律宾玩,游到某处,大家在草坪上坐下,有侍者来 问,要不要喝椰汁,我说要。只见侍者忽然化身成猴爬上树去, 他身手矫健,不到两分钟,他已把现摘的椰子放在我面前,洞已 凿好,吸管也已插好,我目瞪口呆。
  其实,我当然知道所有的椰子都是摘下来的,但当着我的 面摘下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以文体作比喻,前者像读一篇“神话 传说”,后者却是当着观众一幕幕敷演的舞台剧,前因后果,历 历分明。
  又有一次,在旧金山,喻丽清带我去码头玩,中午进一家 餐厅,点了鱼 然后我就看到白衣侍者跑到庭院里去,在一棵 矮树上摘柠檬。过不久,鱼端来,上面果真有四分之一块柠檬。
  “这柠檬,就是你刚才在院子里摘的吗?”我问。
  “是呀!”
  我不胜羡慕,原来他们的调味品就长在院子里的树上。
  
  还有一次,宿在恒春农家。淸農起来’棋榔花香得令人心 神恍惚。主人为我们做了 “菜哺蛋”配稀饭,极美味,三口就吃 完了。主人说再炒一盘,我这才发现他是跑到鹅舍草堆里去摸蛋 的,不幸被母鹅发现,母鹅气红了脸,肌嘎大叫,主人落荒而 逃。第二盘蛋便在这有声有色的场景配乐中上了菜,我这才了解 那蛋何以那么鲜香腴厚。而母鹅訾骂不绝,掀天翻地,我终于恍 然大悟,原来每一枚蛋的来历都如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盗天 火,又如食《白蛇传》故事中的么《盗仙草》,都是一种非分。 我因妄得这非分之惠而感念谢恩——这些,都是十年前的事了。 今晨,微雨的窗前,坐忆旧事,心中仍充满愧疚和深谢,对那只 鹅。一只蛋,对它而言原是传宗接代存亡续绝的人事业啊!
  丈夫很少去菜场,热—两次,有一次魏去补充点小东 西,他却该买的不买,反买了一大包鱼丸回来,诘问他,他说:
  “他们正在做哪!刚做好的鱼丸哪!我亲眼看见他在做的 呀一所以就买了。,,
  用同样的理由,他在澳洲买了昂贵的羊毛衣,他的说词是:
  “他们当我面纺羊毛,打羊毛衣,当然就忍不住买了!”
  因为看见,因为整个事件发生在我面前,因为是第一手经 验,我们便感动。
  麵我们的獅航满“正在胜”的獅,例如一娜瞥着 它长大的市树,一片逐渐成了气候的街头剧场,一股慢慢成形的政 治清流,碰什么事,亲自参予了它的鮏、是动人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