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1|回复: 0

南京夜生活网:跑

[复制链接]

9

主题

9

帖子

4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1
发表于 2020-6-10 10: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怎么会说中文?”
  “我在尼赫鲁大学主修中文,我叫马维亚,在飞机场听你 们说中文,我就猜到了!”
  他虽读了中文,在印度也用不上,只好又学了西班牙文, 做起西班牙文导游来,这两天他被一个委内瑞拉家庭雇用,那家 人个个长得圆胖,却冷着脸毫无笑容,大概是户有钱人。马维亚 茹素,跟我们坐一桌,谈雛起劲。
  去恒河,是凌晨五点钟的事,因为要赶着看日出,看印度 教徒如何对着旭日晨浴,只好绝早起来。
  恒河照梵文应称巯伽河(Ganga ),因为它是经豌伽女神导 引下来的。恒河的神话极委婉,恒河原来的流域是梵天界的彳每尔 山顶,因为拗不过下界苦修者拜基拉达的真心,于是一流流到湿 婆神的头发上,打算顺着头发再流到天竺国,但湿婆的头发太浓 密只好分做七股流下来,而歹克伽女神成为顺着头发顺着水滑到 人间的一个神。
  这天早晨,我们来到岸边的时候,恒河早已举行过百万次 以上的曰出典仪了,如果把三千年来每曰前来恒河的人次算上, 更是不可思议。对我而言,这恒河也算圣河,只因它发源自喜马 拉雅,而中国既拥有半座喜马拉雅,这条河于中国也几乎有“半 子”之亲。我们雇了一条船,为了防污染,这里的船都是小木
  
  舟,先往南行,再折北上。刚上船,只见旭日从灰云里艳射而 出,亦光华亦幽晦,与“晴空万里”的单纯相较,别是一番意 趣。城在河西,全城的人都可以站在一阶一阶的岸上一面沐浴, 一面看河东的曰出。岸上的人群令人目不暇给,许多人正用一种 白色小树枝当牙刷漱口(这种漱口棒阿拉伯人也用),用法是把 末梢部分用力一压,使之散成纤维,就可用了。令人吃惊的是, 有人用河泥当牙粉在洗牙齿。岸上还有人在为人剃发,剃发颇有 讲究,因为印度人相信人身如庙堂,人的头顶心那块部位就等于 庙尖,所以那块头发必须保留,叫它做“通往天堂之路”。又有 人在卖花,花放在叶片上,纸盘式的小油灯放在花上’然后放在 河里,任之逐波而去,算是一种许愿。还有人在祈祷,有人在静 坐,有人在惊险万状地扯下囤身布(虽然使人无所回避,但他们 多半有本领使自己不致被窥及全裸),有人在等待布施,有人分 明是凑热闹的嬉皮,在追求神秘的东方经验。有人一脸虔诚,涉 到河深处,打一点圣水回家,据说可以供祈祷或为临终病人抹点 在双脚和嘴唇上用。做父母的也每带孩子前来,一位父亲把一罐 子水猛然淋在儿子头上,小家伙被水一淋又是惊又是叫,又是怕 又是爱,小脚板乐得直蹦直跳,全世界的小孩淋水时都是一样的 统一表情,看来无限亲切。但二百公尺以外的下游,却有一栋 “待死楼’’,有些老人静静地等在那里,那是他们晚年最大的心 愿,死在恒河边,委身恒河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